印度神油| 东革阿里| 麒麟丸| 植物伟哥| 益肾壮阳膏| 复方玄驹胶囊| 艾滋检测网| Male Edge| 补天灵片| 蟑螂| 延时喷剂| 万艾可| 袋鼠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疾病大全

增长的医疗投入到底被谁“劫持”

疾病大全 / 2014-07-27 13:54:36

  据《北京娱乐信报》报道,卫生部最近公布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主要结果》显示,我国医疗服务费用增速超过了人均收入的增长,但近五成的居民生病不看医生。48.9%的居民生病不去看医生,有些人自己买药吃,还有人压根儿不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在去看了病的患者中,经医生诊断该住院治疗却未住院的也达29.6%。
  这组调查数据跟上月初卫生部一位官员“中国一半农民看不起病”的判断遥相呼应。
  说真的,看到这个调查结果我相当困惑:虽然我国的医疗卫生投入相对发达国家来说是相当不足的,但在科学发展观的启蒙下确实是一直在增长的,全国卫生总费用1980年为 G DP的3.2%,2002年已达到了5.4%,近两年又是吸纳社会资金,又是调整国债投向,各级地方政府也在增加投入。如此氛围中,老百姓看病应该是越来越轻松的,可现实似乎走向了反面:老百姓的看病问题似乎越来越沉重,看不起病,吃不起药,住不起院。
  公共医疗投入增加了,可老百姓却越来越看不起病了。那些增长的公共投入到底变为谁的福利,流进谁的腰包,被什么人劫持了?
  很显然,政府增加的投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传递到政策安排所预期的终端或用在刀刃上,即“让每个老百姓看得起病”,而是以一种雁过拔毛的掠夺方式转化为少数部门少数人新的腐败机会,卷入到医疗黑洞的漩涡里成为少数人丰盛的晚餐。增加的医疗投入没有变成公共福利,而是被一些小的利益群体所劫持。
  看看当下许多或明或暗地流行在医疗领域的怪现象:在医药的起点,药品的虚高定价到了离谱的程度,在药品交易会上,大部分参与交易的药品都能以“20扣率”(即以政府部门定价为基准打两折)左右的价格进货;医药代表以高额回扣,请吃请玩等方式一路买通院长、药房主管、科室主任,使高价药打进医院;“药品穴头”和医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卫生主管部门都有特殊的关系,可以打通各种“关节”;医院给医生下达每月开药数额的硬性指标,且和奖金挂勾,医生不得不给患者多开药,开好药,多做检查以保住自身的奖金。
  看了这些怪现象我们就知道增加的医疗投入被什么人劫持了,被药厂、药商、医药代表、药品穴头、医院、医生这些医药利益链上的人劫持了。药商赚得钵满盆溢,医药代表成了令人羡慕的职业,医生靠回扣富起来了,医院的设备越来越先进,可老百姓却越来越看不起病了。少数人福利的增长正来自于增加的公共投入。公共投资好像专门是为那些围绕着医药的少数人的福利进行的投资,那少数人又好像是寄生在医疗体系中的蛔虫,作为营养的医疗投入全被他们吸收了,老百姓所得甚少。
  看清楚了这个问题,我们就会明白:如何让更多的老百姓看得起病,增加公共投入不是当前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要理顺一条从“公共投资”到“百姓福利”的制度通道,以制度保障“增加的公共投资”能变成“老百姓看病越来越容易”,也就是把医疗体制上的蛔虫从制度上清除干净。否则的话,增加公共投入只会为腐败而投入,为“黑洞”而投入。